中文文章

Jorge Fonseca 成功連任佛得角總統

Jorge Fonseca 教授成功連任佛得角總統。 1988∕89學年及1989∕90學年,Jorge Fonseca在東亞大學法律課程(即後來的澳門大學法學院)任教名為《法律研究導論》的學科。澳門法律課程始於一九八八年,在課程推出時Jorge Fonseca為課程主管,而里斯本大學法學院Oliveira Ascensão教授則負責學術協調工作。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日舉行的首輪總統選舉投票中,Jorge Fonseca 取得約74%選票,在國內外各選區中勝出。而第二及第三候選人僅取得22.5%及3.4%。第一反對黨並沒有在本次總統選舉中提名自己的候選人。第一反對黨在上屆立法會選舉中勝出,但落敗於二零一六年三月的立法會選舉,及後敗北於二零一六年九月四日舉行的自治區選舉。 二零零一年,Jorge Fonseca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與總統選舉。而在二零一一年舉行的選舉中獲選為佛得角總統。 在擔任澳大法學院法律課程教授前,Jorge Fonseca任教於里斯本大學法學院,為刑法方面的專家。他於一九九零年辭去澳大教職,並返回佛得角,在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三年期間出任外貿部部長。他是一名律師及法學家。 一九九六年,Jorge Fonseca曾提出有關修改佛得角《刑法典法案》,又於一九九六年提出有關佛得角新《刑事訴訟法典法案》。 自青年時期起,Jorge Fonseca已積極參與公民及民主的運動,是雜誌《法律及公民》(Direito e Cidadania)的發起人之一,亦為該雜誌的編輯。雜誌第一期於一九九七年出版,刊載了不同國籍作家的文章,包括澳門大學法學院的多名法律專家的文章。他曾擔任司法及社會科學高等學院(ISCJS) 理事會主席及教授,以及《法律及司法》基金管理委員會主席。 Jorge Fonseca曾出版多篇文章及著作,如〔法律淵源問題〕,澳門,一九八九年(刊登於《佛得角法律雜誌》,第四期,普拉亞,一九九零年,具中文譯本);〔法律在時間的繼受:舊法及新法的範圍〕,澳門,一九九零年(刊登於《佛得角法律雜誌》,第五期、第六期及第七期,普拉亞,一九九零年及一九九一年,具中文譯本);《關於澳門的司法組織暨刑事訴訟問題》,澳門《行政》雜誌,第十二期,第四卷,一九九一年;及〔佛得角刑事訴訟法典改革的需要和意義及澳門新刑事訴訟法典若干主要問題〕,載於《澳門法律學刊》,第四冊,第二期,一九九七年。 二零零七年二月,Jorge Fonseca參與《一國兩制,三種法律秩序發展前瞻》國際研討會,主要探討歐盟與澳門在法律範疇合作項目,更在會上發表了一份名為《警方在刑事訴訟中的基本權利和憲法限制:佛得角、澳門及葡萄牙法律概觀》的報告。 是次會議的講者還有曾於1988∕89學年及1989∕90學年擔任澳門大學法律課程的Vitalino Canas及Eduardo Cabrita教授。 於零零八年十二月,Jorge Fonseca 參加了由澳門大學法學院舉辦的《全球化背景下之澳門法律改革國際研討會》。當時更應法律及刑事程序課程教授Nuno Pereira的邀請,他為澳門大學法學院法律學士課程四年級學生講授一節公開課。…
Ler Mais...

法律原則

第12/2005 號行政法規訂定敬老金制度,其第一條第二款(標題為“標的及目的”)規定:“敬老金為一項金錢給付,其發放旨在體現對澳門特別行政區長者的關懷,並弘揚敬老美德”。 此規範可能是以基本法第三十八條第三段為依據,其規定:“未成年人、老年人和殘疾人受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關懷和保護”。這條基本法的規範可被定性為一綱領性憲法規範,因為並非立即適用或執行的,居民亦不得在基本法生效後隨即直接在法院援引此規範,要求予以履行。此種規範必須經立法方式才能產生效力。有見透過第12/2005號行政法規訂定敬老金,每年的金額為澳門幣1200元,及後修改為澳門幣1500元。 然而,第一條第二款規定“弘揚敬老美德”的表述似乎並不具備法規所要求的規範性內容。條文以關懷長者為基礎是應保持的,但“弘揚敬老美德”的表述,無論是多麼推崇“儒家思想”也好,都不應保留,除非現在法例是限於複製道德準則。 01/11/2006
Ler Mais...

防止接觸煙草煙

有關《預防及控制吸煙制度》的第5/2011號法律,該法律旨在執行根據二OO六年一月九日第15/2006號行政長官公告在本澳生效的《世界衛生 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至今已有180個國家加入公約。為履行公約第八條第二款的規定,澳門亦應執行立法等措施,以防止所有人“在室內工作場所、公共交 通工具、室內公共場所,適當時,包括其他公共場所”接觸煙草煙霧。 世界衛生組織為協助締約方履行公約第八條的規定,已於2007年就《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締約方第二次會議中所採納的內容制定了關於防止接觸煙草煙霧準則。
Ler Mais...

營利與預警

博彩專營公司永利渡假村在2015年4月29日向香港股票巿場聲稱,2015年首三個月在澳門的營業收入為7億零5百4拾萬美元,純利為1億1千1百6拾1萬7千美元。該企業在過去幾年利潤更高。 基於上述收益,該公司主席向一群投資者表示: “我們在澳門的所有員工都是澳門永利的股東,他們都依靠積累股息和股票價值作為基礎儲蓄。現時澳門的實況讓他們害怕。不幸地我們無法在巿場變化中保障他 們,但毫無疑問地不確定已成為澳門的常用語,我們期待澳門政府能安撫他們及給他們重新帶回一些安全保障,這對於這批基本上是澳門居民的員工來說是十分重要 的。但他們開始感到謠言的效應,我擔心倘若情況未能儘快解決,可能會出現對政府的抗議。”
Ler Mais...

“鼠”月

澳門中聯辦主任李剛於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15周年期間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表示,在澳門“全社會都擁護基本法、支持基本法、學習基本法、宣傳基本法”及“誰說基本法不好,將會像過街老鼠一樣”。 這是個一致性的世界,“全社會都擁護基本法、(…)”;這是個沒有包容的世界,“誰批評(…),就被貶為老鼠”。 然 而,根據聯合聲明及基本法,澳門實行的是“一國兩制”中的“第二制”。這個“第二制”中的其中一個特點是言論自由以及因而接受多元意見,起碼在民間社會如 此。因此,這裡並不會推定存在一致性和不包容異見。所有事情都可被批評,包括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原則。只是最終在“第二制”中似乎並非完全如此,除非其 主要目的僅是保留資本主義,而非自由吧。
Ler Ma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