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文章

立法會議員的嗣後立法提案權

在《澳門公法的文獻 - 權利、過渡和延續性》一書中,刊登了簡天龍於二零零零年纂寫的未發表的文章,名為《基本法》 第七十五條第二段的立法會議員的嗣後立法提案權。 這是為了驗證通過《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事規則》的第1/1999號決議*內的一些條款,尤其是當中的第一百零六條a)項是否符合《基本法》第七十五條第二段的規定。 《基本法》第七十五條第二段規定防止立法會議員提交涉及公共收支、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的議案,這就非常地限制了議員的立法提案權,只有政府才能對這等事宜行使立法提案的權利。 另一方面,《立法會議事規則》第一百零六條a)項規定:“提出法案時,違反第一百零三條和第一百零四條的規定,立法會主席應初端拒絕有關的法案或修訂提案”。《立法會議事規則》第一百零三條重複《基本法》第七十五條第二段規定保留予政府的立法提議事項。 該作者認為,《基本法》第七十五條規定的立法保留是一種原始的立法提案權的保留,而不是一種嗣後立法提案權的保留,申言之,政府向立法會提出《基本法》第七十五條第二段所指的事宜的法案,立法會議員有權作修改,議員有權批准政府提出的法案,也應該有權改變該等法案。 因此,通過《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事規則》的第1/1999號決議第一百零三條,結合第一百零一條和第一百零六條a)款不應該被解釋為對政府立法提案權的全部保留。 此外,該作者在第192頁指出:“至少應該對議事規則在這個重要的範疇內定立新的規則的正當性提出疑問,這是一條與《基本法》所規定的規則相反的新規則,意即違反《基本法》的規定。需要注意的是,我們認為這種把原始保留延展至所有的嗣後提案權並沒有《基本法》的法律基礎。又或者說,透過議事規則的方式引入一種侵蝕立法議員的一般權力的不可避免的事實,這亦是與憲法傳統及比較法相違背”。 就載於《基本法》第七十五條第二段及第三段的規則,分別規定一個對提案權的絕對保留及相對保留(後者亦被稱為“有條件的立法提案權”)。二零零六年,António Katchi發行一本名為《澳門法源》一書,他在第359頁中指出:“即使如此,上述《基本法》的規定只包含提案和決議,申言之,原始提案權。因此,它並不涵蓋嗣後提案權,後者體現在對審議中的文本提出修改建議。然而,立法議會對決定擴大議事規則內上述的保留持一種過度保守的態度(第一百零六條a)項)“。 * 第1/1999號決議後經第1/2004號、第2/2009號及第1/2015號決議修改。第1/1999號決議第一百零一條、第一百零三條及第一百零六條a)項對應重新公佈的第1/1999號決議的第2/2009號決議的第一百零二條、第一百零四條及第一百零七條a)項。 2017年4月23日
Ler Mais...

中國民法總則獲通過

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於2017年3月通過中國民法總則。 中國民法總則由59條文組成,將於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立法者的取向可在這網站找到。 中國民法總則修改自1986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將是新中國民法典的開首編章,待彙編多項法例如合同編、物權編、民事責任編、家庭編及繼承編,預計於2020年生效。 在法律編簒方面,1930年為民法典在中國開始生效日期。1930年的中國民法典參照日本民法典訂立,而這又是基於德國民法典而制定。中國民法典已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被廢止,但繼續在台灣地區實施。 3/4/2017
Ler Mais...

Jorge Fonseca 成功連任佛得角總統

Jorge Fonseca 教授成功連任佛得角總統。 1988∕89學年及1989∕90學年,Jorge Fonseca在東亞大學法律課程(即後來的澳門大學法學院)任教名為《法律研究導論》的學科。澳門法律課程始於一九八八年,在課程推出時Jorge Fonseca為課程主管,而里斯本大學法學院Oliveira Ascensão教授則負責學術協調工作。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日舉行的首輪總統選舉投票中,Jorge Fonseca 取得約74%選票,在國內外各選區中勝出。而第二及第三候選人僅取得22.5%及3.4%。第一反對黨並沒有在本次總統選舉中提名自己的候選人。第一反對黨在上屆立法會選舉中勝出,但落敗於二零一六年三月的立法會選舉,及後敗北於二零一六年九月四日舉行的自治區選舉。 二零零一年,Jorge Fonseca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與總統選舉。而在二零一一年舉行的選舉中獲選為佛得角總統。 在擔任澳大法學院法律課程教授前,Jorge Fonseca任教於里斯本大學法學院,為刑法方面的專家。他於一九九零年辭去澳大教職,並返回佛得角,在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三年期間出任外貿部部長。他是一名律師及法學家。 一九九六年,Jorge Fonseca曾提出有關修改佛得角《刑法典法案》,又於一九九六年提出有關佛得角新《刑事訴訟法典法案》。 自青年時期起,Jorge Fonseca已積極參與公民及民主的運動,是雜誌《法律及公民》(Direito e Cidadania)的發起人之一,亦為該雜誌的編輯。雜誌第一期於一九九七年出版,刊載了不同國籍作家的文章,包括澳門大學法學院的多名法律專家的文章。他曾擔任司法及社會科學高等學院(ISCJS) 理事會主席及教授,以及《法律及司法》基金管理委員會主席。 Jorge Fonseca曾出版多篇文章及著作,如〔法律淵源問題〕,澳門,一九八九年(刊登於《佛得角法律雜誌》,第四期,普拉亞,一九九零年,具中文譯本);〔法律在時間的繼受:舊法及新法的範圍〕,澳門,一九九零年(刊登於《佛得角法律雜誌》,第五期、第六期及第七期,普拉亞,一九九零年及一九九一年,具中文譯本);《關於澳門的司法組織暨刑事訴訟問題》,澳門《行政》雜誌,第十二期,第四卷,一九九一年;及〔佛得角刑事訴訟法典改革的需要和意義及澳門新刑事訴訟法典若干主要問題〕,載於《澳門法律學刊》,第四冊,第二期,一九九七年。 二零零七年二月,Jorge Fonseca參與《一國兩制,三種法律秩序發展前瞻》國際研討會,主要探討歐盟與澳門在法律範疇合作項目,更在會上發表了一份名為《警方在刑事訴訟中的基本權利和憲法限制:佛得角、澳門及葡萄牙法律概觀》的報告。 是次會議的講者還有曾於1988∕89學年及1989∕90學年擔任澳門大學法律課程的Vitalino Canas及Eduardo Cabrita教授。 於零零八年十二月,Jorge Fonseca 參加了由澳門大學法學院舉辦的《全球化背景下之澳門法律改革國際研討會》。當時更應法律及刑事程序課程教授Nuno Pereira的邀請,他為澳門大學法學院法律學士課程四年級學生講授一節公開課。…
Ler Mais...

法律原則

第12/2005 號行政法規訂定敬老金制度,其第一條第二款(標題為“標的及目的”)規定:“敬老金為一項金錢給付,其發放旨在體現對澳門特別行政區長者的關懷,並弘揚敬老美德”。 此規範可能是以基本法第三十八條第三段為依據,其規定:“未成年人、老年人和殘疾人受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關懷和保護”。這條基本法的規範可被定性為一綱領性憲法規範,因為並非立即適用或執行的,居民亦不得在基本法生效後隨即直接在法院援引此規範,要求予以履行。此種規範必須經立法方式才能產生效力。有見透過第12/2005號行政法規訂定敬老金,每年的金額為澳門幣1200元,及後修改為澳門幣1500元。 然而,第一條第二款規定“弘揚敬老美德”的表述似乎並不具備法規所要求的規範性內容。條文以關懷長者為基礎是應保持的,但“弘揚敬老美德”的表述,無論是多麼推崇“儒家思想”也好,都不應保留,除非現在法例是限於複製道德準則。 01/11/2006
Ler Mais...

防止接觸煙草煙

有關《預防及控制吸煙制度》的第5/2011號法律,該法律旨在執行根據二OO六年一月九日第15/2006號行政長官公告在本澳生效的《世界衛生 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至今已有180個國家加入公約。為履行公約第八條第二款的規定,澳門亦應執行立法等措施,以防止所有人“在室內工作場所、公共交 通工具、室內公共場所,適當時,包括其他公共場所”接觸煙草煙霧。 世界衛生組織為協助締約方履行公約第八條的規定,已於2007年就《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締約方第二次會議中所採納的內容制定了關於防止接觸煙草煙霧準則。
Ler Mais...